您的位置: > 经典说说 >

4月23日,长沙火车站,小滨(化名)晚上居无定所。初中还没毕业的他,不想承受学习的压力,从家里跑出来,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离家出走流浪了。图/潇湘晨报记者蒋丽梅

流浪者于我们并不陌生,但少有人去深入了解他们。比如,你知道火车站前广场附近有多少流浪者吗?答案是80多人。这是湖南师大的4名大学生,通过近半年的调研得出的数字。

4月23日,说起开展这项“另类”调研的初衷,师大公管学院的大三学生陈静说,2013年春节期间,一部反映长沙火车站流浪者的纪录片让她印象深刻。这部叫《边城》的纪录片由长沙人陈宇周拍摄,获得当年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纪录长片大奖。这让她对这个群体产生了兴趣。

去年8月,决定参加大学生“挑战杯”的她,和3名同学发起对长沙流浪乞讨群体的调查,主要集中在长沙火车站和芙蓉区一带。发起调查后的前两个月,他们采访了42位流浪者,其中男性32人、女性10人,年龄分布在16至80岁之间。

通过对每个流浪者的详细访问,陈静和她的团队将流浪者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遭遇困难的流浪者,例如年老体弱、遭到家庭排斥等;一类是“纯粹理想型”与职业挣钱类流浪者,占到受访群体总数的一半;还有一类则是“懒汉”流浪者,纯粹是“好吃懒做”的人。

调研的另一个发现是,流浪群体的规模正在扩大,还有年轻化的趋势。“80后、90后的比例正在增加。”陈静介绍,即便同为流浪人员,他们维生的方式也各有不同。比如有的人纯粹靠乞讨,有的人转向卖艺或化装成残疾人讨钱,也有一部分通过帮人拉客或卖报为生。

通过对流浪者的深入接触,陈静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大多数流浪者觉得长沙人很好,有很多人会主动帮助他们。”为了印证这一“观点”,陈静和同学又展开了后期调查,结果显示,有超过四分之三的受访市民称曾对流浪者给予过帮助。

距离最早关注流浪群体已过去8个月,陈静说目前最大的希望,是能对现有的救助管理办法进行完善,同时重视社会专业力量的介入,最终构建一个立体化的社会支持网络,给予流浪群体更多的关爱。

大学生说 了解他们,希望能帮到他们

“当时很茫然,不知道要去哪里找流浪者,也不知道怎么跟他们打交道。”为了了解这个群体,陈静决定只身一人去找流浪者。

2014年8月底回校后,陈静一个人来到长沙火车站,找到流浪者们的“大本营”。陈静先是买来一大堆吃的,通过分发食物来拉近距离,随后再与流浪者进行深入交流。这个方法相当奏效。当天下午,陈静就坐在67岁的流浪老人邓银香的席子上,跟她聊了一下午。

“第一次在火车站看到他们,就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睡觉,周边环境又脏又乱,一下子就被震撼到了。”随着接触的深入,陈静发现这群流浪街头的人,大多数曾经有过丰富精彩的生活。比如一位来自湖北荆州的流浪汉,今年30岁的他流浪已经13年了,家庭条件还算丰裕,他流浪的目的就是“走遍中国”。

不是所有的流浪者都愿意开口,有一次陈静在火车站前的广场暴晒两个小时,才打动一名流浪的孕妇开口说话。

对调查走访的每一名流浪者,陈静和同学都进行编号处理,详细记录下姓名、年龄、籍贯及简略的故事。两个月下来,他们整理出两万多字的内容。如今,他们又将调研结果写成论文,参加大学生“挑战杯”比赛,希望能让更多人关注流浪者群体。

流浪者说 长沙人很好,经常帮助我们

23日下午,记者和陈静一起来到长沙火车站,采访到几名流浪者。说起流浪的原因各有不同,但大多数受访流浪者表示,“长沙人真的挺好的。”

生于1986年的成名(化名)长得挺帅气,衣着打扮、谈吐交流与普通人无异,不知道的人绝不会认为他是流浪者。实际上,他已经在长沙火车站流浪了5个月,和另一对在此流浪的母子一起生活。他说自己是来长沙看望朋友的,平时用一点低保的钱买吃的,或者在垃圾堆里捡食物,每天只吃一到两顿饭。

“长沙人还是很好的。不过我还是想去香港、澳门,不只是短暂停留,而是希望能永久居留。”说起自己的“梦想”,成名从口袋里掏出包烟,猛吸了口烟后缓缓地说。

在火车站前广场的另一边,第三次出来流浪的小滨(化名),今年还在读初三。“我爸妈要我考县一中,但我连普通高中都考不上。”不想读书的他今年2月离家出走,来到火车站流浪后结识了一位40多岁的卖艺流浪者,两人一起在火车站卖艺赚钱。“长沙人的确挺好的,我有时候会卖点报纸,还是有不少人找我买。”小滨说。

记者随后又采访到几名流浪者,仍有不少人向记者强调,“长沙人挺好,愿意帮助我们。”

声音

这个群体对市民大众而言不陌生,学界已有的研究成果也较为丰富,但这一群体依旧生活在我们身边,作为个体有责任去了解他们的生活。我们的观察,是希望带给更多不曾注意到这一群体困境的人以启发和思考!

——说起调查流浪群体的初衷,陈静和她的团队如此表示。

我平时身上穿的衣服都收拾得很干净的,我不工作的时候就会把自己收拾干净,我都不讨钱的,只是我睡在外面,这样已经习惯了。我在家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叫的,在外面睡觉的时候就不会,就睡得很好。

——34岁的流浪者杨某,老家在邵阳,说起流浪的原因他如是说。

潇湘晨报记者 范典

原文链接:

文章来源: 皇冠体育注册 http://www.hjfw.net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dedesos演示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dedesos演示站”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编辑:dedesos.com 关键词: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RSS订阅
友情链接: 影院 新普京官方网站 新普京网 沙巴体育APP客户端 皇冠足球APP登入 威尼斯APP登入 AG平台APP官方 永利APP下载 威尼斯百家乐APP客户端 PT电子APP官网 手游APP注册 BBIN平台APP网址 威尼斯百家乐APP登入 手游APP下载 永利APP网址 沙巴体育APP官方 威尼斯APP官方 威尼斯APP官网 电子游艺APP客户端 新濠天地APP检测 BBIN平台APP网站 威尼斯人棋牌APP官网 威尼斯真人APP注册 21点APP官方 斗牛APP客户端 视讯直播APP客户端 老虎机APP官网 快三APP官网 威尼斯棋牌APP网站 21点APP网址 银河APP官网 威尼斯APP网址 威尼斯棋牌APP检测 新濠天地APP网站 威尼斯人百家乐APP客户端 皇冠APP客户端 金沙棋牌APP网站 九五至尊APP网址 连环夺宝APP客户端 斗牛APP检测 斗牛APP注册 PT电子APP客户端 老虎机APP网站 金沙APP网站 太阳城APP检测 手机下注APP客户端 永利APP注册 MG电子APP登入 威尼斯人APP网址 BBIN平台APP官方 皇冠APP官方 太阳城APP客户端 电子游艺APP官方 电影影院 动漫电影网